图片名

全国服务热线:18937119788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充电桩[29] 电动自行车充电桩[28] 小区[17] 电动车充电[11] 电动车充电桩[9] 充电[8] 电动自行车[7] 电动车[7] 电瓶车充电[7] 智能充电桩[6] 充电插座[4] 电瓶车充电桩[4] 新能源汽车[3] 电动自行车充电[3] 电动车充电设施[3] [prov_or_city]小区充电桩[2] [prov_or_city]电动自行车充电桩[2] [prov_or_city]电瓶车充电桩[2] 住宅小区[2] 刷卡[2] 学院[2] 安装[2] 扫码[2] 扫码充电[2] 电动车智能充电桩[2] 电动车电瓶[2] 社区[2] 飞线充电[2] 4g充电桩[1] 五孔充电桩专用插座[1] 住宅[1] 便民充电桩[1] 充电接口[1] 充电桩投运[1] 充电桩标准[1] 充电棚[1] 共享充电桩[1] 兴邦电子[1] 加盟[1] 十路后结算充电桩[1] 双路物联网智能充电插座[1] 合伙[1] 城中村[1] 小区充电桩[1] 小区充电站[1] 小区共用充电桩[1] 小区电动车充电桩[1] 小区电瓶车充电桩[1] 小型电动单车充电桩[1] 居民充电[1] 工程[1] 手机充电[1] 技校[1] 收费标准[1] 春节[1] 智慧充电桩[1] 月会[1] 汽车充电桩[1] 消防[1] 火灾[1] 电动自行车充电库[1] 电动自行车充电接口[1] 电动自行车充电站[1] 电动自行车充电设施[1] 电动自行车智能充电桩[1] 电动自行车梯阻系统[1] 电动自行车消防[1] 电动自行车集中充电桩[1] 电动车充电车棚[1] 电动车投币充电桩[1] 电动车智能充电站[1] 电动车智能阻断系统[1] 电动车电池[1] 电动车电池充电[1] 电动车车棚[1] 电动车防雨充电桩[1] 电动车集中充电棚[1] 电池[1] 电池充电柜[1] 电瓶车[1] 电瓶车充电要[1] 电瓶车室内充电[1] 电瓶车起火[1] 着火[1] 社区便民充电桩[1] 社区共享汽车充电桩[1] 计费解决方案[1] 运营[1]

补贴退场,新能源汽车如何“续航”?

分类: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3-02-21 41555次浏览

2022年12月31日,持续13年的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以下简称“国补”)政策终...

2022年12月31日,持续13年的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以下简称“国补”)政策终止。



  补贴退场后的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将如何继续发展?众多车企有哪些应对措施?新的消费支持政策怎样做好衔接?近日,本报记者对此作了采访。



  助力新能源车“造得出”“卖得出”“用起来”



  相对燃油车而言,中国新能源汽车起步较晚、基础较薄弱,在较长一段时间里享受财政补贴。



  为何要给新能源汽车“吃小灶”?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起步阶段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存在产品续航能力弱、实际用途窄、车型种类单一等问题,消费者认可度不高,配套基础设施水平较低,企业扩大生产的积极性不强,亟需通过政策激励首先解决“造得出”“卖得出”“用起来”的问题。



  国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9年。该年初,财政部、科技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启动“十城千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工程”,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对试点城市公共服务领域的新能源汽车消费给予补助。2012年,国务院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对购置补贴政策做了进一步明确。



  2018年后,国补政策进入调整期,新能源乘用车续航里程补贴“门槛”持续上升,推动产业走向高端化发展。一方面,低续航能力的新能源乘用车不再享受补贴政策;另一方面,对电池能量密度、车辆能耗等要求逐渐趋于严格,并将其作为影响单车补贴金额的重要因素。



  2022年12月31日,根据财政部、工信部等部门2021年底公布的通知,国补政策正式终止,该日之后上牌的车辆不再给予补贴,这标志着“插电混合动力车4800元/辆、纯电动车12600元/辆”的财政补贴正式退场。



  退场前,国补已经历多次“退坡”:2016年,购置补贴政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财政补助采取退坡机制。截至2018年,不同续驶里程下,单辆纯电动乘用车补贴享受补贴均下降了约50%。2018年后,部分续驶里程较低的纯电动乘用车补贴逐渐下降为零,其余车型也逐年下降,到2022年,续驶里程300公里以下的纯电动乘用车已不再享受补贴。



  国补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新能源汽车产量和市场销量连年增长。从2009年到2022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从5294辆增长到688.7万辆,产销量近8年稳居全球。



  ——市场主体活力激发,自主品牌茁壮成长。企查查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2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年注册量从约5100家跃升至23.94万家,增长47倍。截至2023年初,中国现存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数量达60.58万家,比亚迪、小鹏、蔚来等自主品牌受到消费者高度认可。



  许海东表示,国补代表了中国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坚定决心,“从‘十城千辆’工程在出租车、公交车等公共服务领域逐步试点推广,到补贴政策优化,加大对高续航、高质量、高安全性产品的倾斜,国补对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实现‘换道超车’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许海东看来,国补不仅使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实现了“造得出”“卖得出”“用起来”,还助力新能源汽车“造得好”、产品“卖得好”、消费者“用得好”。“补贴提升了新能源汽车普及度和消费者接受度,加快了电池、电机等相关技术进步,也带动了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与行业本身同步发展,通过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新能源赛道,在产业和充电设施之间找到了‘先有鸡’和‘先有蛋’的平衡点。”许海东说。



  补贴退场时机已成熟,对车企暂时性的冲击有限且可控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规模达33.2万辆,同比下降6.3%,环比下降48.3%。有人担心,车市能否适应国补“断奶”?



  许海东解释,开年销售数据暂时遇冷的背后,有春节较早、去年底需求提前释放等多方面因素,不应完全归结为国补退出导致。“断奶”对企业带来的影响是有限的、阶段性的,进入“后国补时代”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有望实现平稳过渡。



  据分析,从入场到退场,补贴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市场主体的充分竞争、优胜劣汰。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新能源汽车企业从开始的投机性参与到带动有实力的企业全面进入再到补贴加速退出的过程中,取得了去伪存真、大浪淘沙的效果。



  业内人士分析,这说明市场自身的扩张足以抵消补贴退坡带来的负面影响,车企受到的冲击可控。



  此外,从政策驱动迈向市场驱动,政策也为企业适应调整留出了时间。



  2020年4月,财政部等部门发布通知,要求平缓退坡力度和节奏,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年基础上退坡10%、20%、30%。



  各主要车企均在企业战略规划中纳入了财政补贴退坡带来的冲击因素,并提前在资金、技术、营销等方面部署了较充分的应对措施。此前,新能源汽车畅销车型补贴占比已经降至较低水平。2017年以来,补贴在当年畅销车型售价中的平均占比从35%降至10%以下,5年来下降近25个百分点。“国补退出是早就明确的,企业对此有准备。”许海东说。



  2021年,补贴力度在2020年的基础上退坡20%,核定补贴车辆数量却比2020年增长近7倍,达到156.9万辆。许海东表示,近几年补贴逐步退坡过程中,市场销量爆发性增长,表明消费者已对新能源汽车充分认可,市场自身的扩张足以抵消退坡带来的冲击。“补贴降温,市场却在升温,说明退场的时机是恰当的。”许海东认为,从市场发育度、产业链供应链成熟度、消费者习惯等条件来看,补贴退场时机已经成熟。



  “一方面,对特定产业的财政补贴多具有阶段性特点,在市场化达到一定程度后,需要及时退出。另一方面,从享受补贴的主体来看,随着补贴效应向产业链上游传导,消费者和产业链中下游的电池企业、车企的受益空间不断压缩,原材料价格却水涨船高,这也说明补贴到了该退出的时候。”许海东说。



  多地发放消费券,新能源汽车消费利好仍在



  国补退场后,各地继续出台政策,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力度不减,有望发挥“送一程”的正向作用。



  投放消费券——2月1日,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推出元宵购车消费券活动,凡个人在活动中参与商家购买新车,根据车价不同赠送消费券1500元-10000元不等。消费券可在海曙区内部分商场、餐饮等单位消费。河南省郑州市1月5日推出2023年汽车焕新季活动后,2月3日宣布将活动截止时间延长至3月10日,并在原5000万元基础上增发1亿元汽车消费券。此外,山东省、江苏省无锡市等地也积极发放新能源汽车消费券,在区域内购置单辆纯电动新能源车可获3000元以上消费券。



  刺激置换需求——1月29日,上海印发《上海市提信心扩需求稳增长促发展行动方案》提出,延续实施新能源车置换补贴,2023年6月30日前个人消费者报废或转出名下在上海市注册登记且符合相关标准的小客车并购买纯电动汽车的,给予每辆车10000元的财政补贴。



  业内人士指出,国补虽然退场,新能源汽车其他消费利好因素仍在,如牌照办理、车辆购置税、部分城市免于限行等方面优惠力度不减,地方政府补贴、厂家补贴、经销商促销亮点频出,仍对消费者有着强大吸引力。



  需求端的政策支持有接续,供给端的企业反应如何?



  短期内,原材料价格走高叠加补贴退场影响,企业可能面临成本压力甚至市场洗牌。记者梳理发现,去年底以来,业内一些头部企业对旗下部分新能源车型指导价进行了上调。一些外资品牌逆势降价,抢占市场份额。以小鹏、蔚来为代表的自主品牌“新势力”近日宣布降价,引发业内对新一轮价格战的担忧。



  许海东认为,新能源汽车企业应紧紧抓住消费者需求这一关键,继续在自主创新、质量控制、服务提升、产品出海、生态构建等方面发力,抓住本轮行业重构契机,切实解决消费者的里程焦虑等关切。同时,政府应确保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如完善锂矿石等原材料价格监测机制等。此外,许海东还建议,国补退出后,可在税收优惠和税制设计方面完善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支持政策,如平衡燃油车与新能源车消费的税负比例、优化调整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政策等,寻求和行业的“双赢”。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3年02月21日第11版

相关标签: 新能源汽车